<big id="366oz"></big>
    <em id="366oz"></em>

    <div id="366oz"><tr id="366oz"></tr></div>

    <sup id="366oz"><menu id="366oz"></menu></sup>
    <dl id="366oz"><ins id="366oz"><small id="366oz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<sup id="366oz"></sup><dfn id="366oz"><tr id="366oz"></tr></dfn>
    當前位置頁:首頁 > 紅木文化 > 古典文化
    重屏:“平行世界”的另一種活法
    信息來源:中山市富寶軒家具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更新時間:2018-11-05 收藏此頁

    “有時如同猴子撈月,想去撈一個不存在的東西,明知是虛妄,卻又非常向往。”在全國首檔音樂創演秀《幻樂之城》里,王菲女兒竇靖童如此說道。

    在她表演的其中一幕,十多個LED屏里都有一個代表自身情感、不重復的她。這些宛如“平行世界”里各不相干卻又被一線相牽的“自我”,與屏外墮入迷惘循環的本尊形成強烈對比,一個個體在虛妄與向往交錯中的自我追問,藝術化地呈現在了世人面前。

    以藝術創作寄托向往、慰藉心靈,古今大概都一樣,正如人們能在中國繪畫里找到一種以空間組織、內外畫境對比為特征的藝術形式,重屏。

    重屏

    重屏,以南唐宮廷畫家周文矩的《重屏會棋圖》為首創,后還有元代畫家劉貫道所畫的《消夏圖》最為典型。

    重屏的“屏”指的是屏風。美術史家、批評家巫鴻在《重屏:中國繪畫的媒材和表現》里提到,中國繪畫中的屏風,可以是一件實物,在畫中占據一定空間;可以是一種繪畫媒材,為繪畫提供理想平面;還可以是一個繪畫圖像,通過不同的呈現和表面裝飾等傳遞某些含義。

    中國繪畫中,既能豐富畫面內容,又能協助畫家表達主題的家具品種為數不多,屏風絕對是之中的佼佼者。而重屏,則是一種結合了以上三者,具有巧思的表現形式。

    《重屏會棋圖》 

    《重屏會棋圖》

    重屏究竟何樣?看周文矩的《重屏會棋圖》就能明白。該圖描繪的是南唐中主李璟兄弟會棋的情景,四人身后有一屏風,上面繪白居易《偶眠》詩歌里退避政治、遠離是非的生活場景,其中的床榻后又有一扇三屏山水屏風。如此在屏風中又畫屏風,形成“屏中有屏、畫中有畫”的形式,便是“重屏”,這樣的畫作亦稱“重屏圖”。

    設境

    不知是否受《重屏會棋圖》啟發,元代的劉貫道也用同樣的手法創作了《消夏圖》。

     《消夏圖》 

    《消夏圖》

    以畫紙為界,《消夏圖》內外共設境三重,最外一層畫內府庭院閑散休憩的場景,侍女們不慌不忙,又似在竊竊私語,榻上斜臥的男子衣襟寬敞,左手書卷,右手拂塵,背靠阮咸,方案上文玩清供和茶茗器具置諸身后,仿佛對身外之物不為所動。他面部向右上方揚起,一副若有所思之態,將視線帶入第二層的屏風畫面。

    屏風內的場景來到書齋之中,一位與屏外男子衣著相似的人正襟危坐,他的目光向左引導我們看向他身旁的文房用具。三個小童各司其職,捧香、煮茶,一派文人日常。

    最左側的童子身體向前微傾,再次引人進入第三層畫境。床榻之后的屏風畫著山水,高山怪石,樹影綽綽,山間古剎隱約可見,寧靜幽深。

    《消夏圖》局部 

    《消夏圖》局部

    “重屏畫”里,將屏風正面朝前造出第二個“畫框”,讓屏上繪畫一覽無遺是必不可少的一步,這與多以屏風來構建繪畫單元、連接故事的名畫《韓熙載夜宴圖》用法有所不同。

    最有意思的是,外兩層描繪了截然不同的生活場景,當觀者的視線隨著“畫框”由外向內時深入時,仿佛進入到一個“平行世界”。特別在《消夏圖》里,一面是道家的出世隱逸,一面是儒家的入仕生活,看起來是同一人物的角色身處不同境遇,究竟哪個是“真實”的生活?哪個又是他最想要的人生?實在值得玩味。

    手卷畫《韓熙載夜宴圖》中,屏風多以豎立側面出現,所有屏風都是為了分開和連起一幕幕場景 

    手卷畫《韓熙載夜宴圖》中,屏風多以豎立側面出現,所有屏風都是為了分開和連起一幕幕場景

    “平行世界”

    古人在重屏圖里創造了一種“平行世界”,讓自己能如愿以償,這個虛幻的世界給了他們莫大的撫慰。周文矩所在的朝代,文人士大夫中有很多受陶淵明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生活態度影響,因此《重屏會棋圖》的屏風里畫的正是私人生活的休閑一面,這個“世界”遠離廟堂之憂,人們怡然自得,是周文矩向往之境。

    而來到《消夏圖》卻完全相反,巫鴻認為《消夏圖》完全倒轉了周文矩的程式,也就是說《消夏圖》第二層構建的入仕生活,才是畫家想要生活的“平行世界”。這樣的猜測不無道理。眾所周知,元朝由少數民族統治,尤其科舉在元后期才得以恢復,無論是主張與蒙古統治者和平共處的合作派,還是主張不事二主的抵抗派,漢族文人、士大夫治國平天下的理想追求大多難以實現,“隱逸”反而成為現實世界的無奈之舉。

    不難發現,兩幅重屏圖最內部的“世界”都是山清水秀、寧靜致遠的景致,這大概就是文人心中的山水,在那個至幸福的“世界”,所有文人墨客都能徜徉山水之間吧。

    重屏,看似是單純的藝術創作和想象抒懷,卻隱約透露出古人對宇宙玄秘的察覺。“平行世界”是否存在?當今的科學未能證明,但可以肯定的是,無論古今,人們總能用不同的藝術手法來創造這方美好的世界。(來源:第四十九期《品牌紅木》雜志  何欣儀∕文  張星∕編輯)

    • 聯系我們
    • 門市:廣東省中山市沙溪鎮隆都家私城A座
    • 全國服務熱線:400-1819-238
    • 電話:+0760-87120388
    版權所有:富寶軒紅木家具 技術支持:品牌紅木網 粵ICP備15050327號 粵公網安備 44200002443463號 
    北京时时彩qq群号多少
    <big id="366oz"></big>
      <em id="366oz"></em>

      <div id="366oz"><tr id="366oz"></tr></div>

      <sup id="366oz"><menu id="366oz"></menu></sup>
      <dl id="366oz"><ins id="366oz"><small id="366oz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<sup id="366oz"></sup><dfn id="366oz"><tr id="366oz"></tr></dfn>
      <big id="366oz"></big>
        <em id="366oz"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366oz"><tr id="366oz"></tr></div>

        <sup id="366oz"><menu id="366oz"></menu></sup>
        <dl id="366oz"><ins id="366oz"><small id="366oz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366oz"></sup><dfn id="366oz"><tr id="366oz"></tr></dfn>